闲谈三国才女蔡文姬

把美梦污秽成耻辱柱的职专时光


不写点东西记下自己的这段时光生活有点对不住将来老到掉光牙的融洽,笑别人不如笑自己,相信没了牙笑起来会比有牙的时候笑的心旷神怡!

和诸多不是阅读这块料的男女一样,尽管勉强考上市重点高中,但也成了吊尾车,最后冲刺三年,战绩也只好上了职专院校,听老人们的更迭洗脑,为了日好混个能糊口的生涯,选一门好混的正式,机电一体化。

20岁读职专,即便家里还不算太穷,不过自己这时候的造型比“穷二代”还惨,但是当下也是没办法,想想在从化这种“世外桃源”之地阅读,整天也只可以面朝大山春暖花开,真的只有山,连一家像样的市井都未曾,除非坐二十几分钟的公交到市区。


想找份全职也很难,市区的麦当劳一个临时工都几十个同学在竞争,高校里的教程本来就不多,而且还百般粗鄙,够不上“高档”的麦当劳或者肯德基,这只好找低档的了,于是就去找了一家丝袜厂,居然是维护面试的自己,没问了两三句就让我起首工作了。

进厂后才惊觉,原来以为的纯朴厂妹群绕,到具体中却成了中年二姑们的来者不拒唠嗑,美梦破碎了还得随着干活,厂房里温度很高,这种湿热感令人为难呼吸,浓烈刺鼻的机油味,无处可躲的机轮噪音,这种压抑感让人难以心平气静,一中午自己再一次套袜子的动作几百遍,手都快废了,而旁边的大婶从从容容的就完事两千件,还一边教我怎么用力气,手嘴两不延误啊。

到了下午饭点了,去了旅舍,又挤又推的排到后边了,发现只有一盘与馊水无异菜炒肉,肉当然就一丁点,而且仍然肥肉,光闻就有骚味,例汤里的菜都给前方的人捞没了,只剩清汤了,盛好饭菜了呢,发现连个坐的地方都未曾,还看到有几位哥平素蹲地上开吃了,注意些形象的就靠着墙吃,精明的早已让同伴霸占栏杆的职位,大多数人都是站着吃的。

我愣住的站立在旅舍的大道上,手里端着一碗难以下咽的饭食,对擦肩碰臂而过的工友毫无知觉,我那一个时候到底深入地咀嚼到社会的残酷无情,底层人的忧伤,在这种环境下,没有其他的道理,却可以毫不障碍的运行不息。

自己辞职跑了,半天的工钱也无意要。


低端的兼顾不可能接受,这自己只得找点偏门的,后来还真找到,可是发传单的时候说招聘的是会所服务生,还假模假式的找个领班培训两周,正式上班的时候才察觉原来是家地下赌庄,这时候的本身发现被骗了甚至也视而不见,因为伙同培训的这二十几号人都无动于衷,我除了无动于衷又能如何?为了那几百块改良生活?这不至于。

一来是因为从小生活都太封闭,甚至读职专了也依然太封闭了,所以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充满向往,想要找点艳遇找点新鲜,而且只是全职,也就无所谓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对社会的极其无知,所以就不知畏惧。

充裕赌庄玩的切近叫什么双色球,而服务生是倒班制,一对一服务,为了尽可能避开上课时间,我上的绝大多数是夜班,从夜间上到中午,即便是份偏门的兼顾,可是中间还真能遇上各色人种。

有个做销售的二叔,跟他还挺聊得来,当然我也是看在小费的份上刻意逢迎她,他看自己服务态度不错,而且又领会自家如故个学生,以为我家里不方便,居然还劝自己别在赌场打工,那感觉就像嫖客劝妓女从良,一时间把空气弄得变奇怪了。

还有个凶巴巴的恶棍,听说原先也是赌场的安保三弟,工作的时候还不忘赌几把,我也是醉了,看场费算计还不够她输的,赌就赌了吗,还喝上酒,上班喝酒尽管了还对旁边的女服务生毛手毛脚,关键这女的也有点年纪了,糟糕看,这丫的还嘚瑟,大呼小叫说什么样胸太软了没手感,大半个赌场的人都听到了,后来也了然才精通原来这女服务生欠他钱了,还没男朋友,所以才欺负他。

还有一些老夫妻,居然一起去赌,穿的人模人样,还都专门戴了一副老花镜,装知识分子,不给小费也即便了,还爱使唤,我健康也当孝敬长辈,就忍了,不过到最讨厌的是,她们把钱输光了甚至赖账到本人头上,说我搞黑幕恶意指导,其实当时他们问我买哪个,我随便敷衍几句,但她们非说我耍老千,揪着自身衣裳找领班赔钱,那可把我搞蒙了,还好最终安保哥哥出马,这俩货才怂了,典型的欺善怕恶。

那家赌庄开讲二十几天后就给派出所查封了,总裁跑路,我的薪资也打水漂了,不过却反倒有点庆幸,因为自己后知后觉的谈虎色变,听说查封这天有些同事被带局里去,而我刚刚这天不值班,所以啊,我当初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校外的环境已经够糟糕了,校内的条件还更令人发指。

诚然把花钱交学费的学童当阿三了,10平方不到的宿舍住8个人,书桌小到连手不够放,化粪池居然建在校舍旁边,不说把宿舍弄得臭气熏天,单说把广大蚊子引来这一条就该挨千刀了,冬天的蚊子都能把人给圈养了,关键我或者住二楼,这是重灾区,回到宿舍只可以躲蚊帐里,而且上网网速不超过15K,还禁止私自拉外面的网线,到冷天了,热水还限量供应,每人每一日10升,这只够洗屁股好吧?

这个为人师表的教工们总有一套豪华的说辞,说怎么要困难学习,什么磨练意志,连说辞都懒得啄磨,直接套用那多少个“教育先驱”的语录。

这么些实际也都没关系,只可是这种好像给社会废弃淘汰的分别对待,的确让投机的心十分不爽,三年过去,终于撑过来了,当时还真是觉得多少类似隔世!

可是本人仍然算坚强的,不说寒窗苦读也算坚定不移坚持不渝,在这期间自己读了很多的书,技术的非技术的都有,即使当时读的技能书到现行总的来说是狗屎一堆,但至少练出一身坚韧克己的意志,这那样说还真让“教育先驱”们说对了,训练意志嘛!

这间大专大学就像一个废品回收站,回收高中高校丢出去废物再接纳,挂个学历当商标,贴几张技能证当ISO,说起来自己登时也算个人力产品,质地有保证包装也过得去。

不是无病呻吟,而是性格就是这么,每一代人,每一个民用,都有他们的心酸所在,无法以本人的正式裁判别人,即使您说你经历过饥饿就说这几个高考落榜跳楼的软弱,这这一个经历战争的人是不是足以居高临下的鸟瞰所有后辈?这不显得有点太不厚道了吗!


再说说这多少个狗屁协会,作为一个从小就看动漫长大的85后,高校协会原本在我心目是片神圣的领地,可是到了这间高校自己的圣地崩塌了,原本应该是学员本着个性爱好相聚一起的相互交换的地点,到实际里成为乌烟瘴气的同乡会、俱乐部。

新入社的男会员,要么你有后台,要么你认识里面的师兄干部,至少你得是高干们的村民吧,不然的话你只可以沦为交会费的普通社员,而这些干部们就拿着您的会费约这些长相姣好的女会员去社团活动,唱k、吃饭、爬山、郊游,说不定连开房打炮的钱都无须自己花。

贵重去了一个小众协会吧,发现依然就是全是男的,要么就是狼多肉少的范围,根本轮不上,何人让自家报的专业是机电,什么人又让自身考的是工程类的职专院校,什么人又让中国人数男女比例失调。

你说自己建一个呢,这得看学生会脸色,人家凭什么批准,你有后台吗?或者在里头有相识的师兄干部吧?至少你得是高干的村民吧,你看,又回到最初的题材,一片土地,连高校那种象牙塔也初阶搬弄关系,你说能养育出如何的社会人?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己的母校不算高校,配不上象牙塔三字,不过你的学府吧,真像你想象的这样纯真洁净?你能设想一个个为了所谓的前程而苦读三年备考的人,能在进入大学后立马转性成为一个个退出功利心的地道青年?得了吗,他们仍旧都不清楚自己报读的正式能找份如何的工作,他们会有非凡?将来也很难会有。

精良是件非常奢华的用品,没几人付得起代价,可是很奇怪的是,每个人都拿它做遮丑布。

那个什么农学社、立陶宛语角、礼仪协会都是一个好笑的牌子,一切的心劲根源都在子女那一点破事上,无论男女,我们也不互相点破,各自心照不宣,在这些所有人皆以读书作为名头的地点,居然所有人都没在认真的学习,为了爱情装作在攻读,为了就业装作在学习,为了拉帮结派装作在念书,为了自由玩耍装作在读书。

这高校又为了什么而教化?为了作育人才?


前天的本人以为读职专的这三年,是我虚度的光景,我真希望时刻能倒流,不让自己留给遗憾。

各个人都会有友好的坎,或者处处是坑步步有坎,不如意的时候,我就对友好说:

以为苦就笑啊,尽情的笑吗,放浪形骸的笑呢!

23岁这年自我到底先导实习了,大多数人是面临就业困境和生活环境改观后变得模糊不清彷徨,而我当场却是充满解放后的快意,因为这一个年过得太压抑了,就业的话我登时比较早就找到了,回忆起来我也不那么恨我的大学了,相反得感谢她收养自己,怎么说都是有再造之恩,不然的话我说不定一向都只是个污染源。

步入社会,我的首先个落脚地是琶洲村,这时候自己每个月1300,交了房租水电网只剩八百,刚好够温饱,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有了温馨单独的屋子了,出租屋配套的书桌也够大,屋里的环境即使不算太干净但也不至于说脏,上网有1M了,热水也不缺,只但是多花些电费而已,蚊子也不算太多,只有离地铁口远了点,要走25分钟路,但是街巷的确是乱套了点,下水道水渠外露,出了宿舍外面就能闻到异味。

可怜时候的我也会为了买点东西俭吃俭用,最难忘的就是中山拉面的4元的小碗牛肉拉面和5元鸡蛋炒饭,每一趟点牛肉拉面老总都会暖心的给本人多放葱,放得铺满整碗,尽管现在琶洲村拆了重建成CBD,但我会一辈子思念这里的活着。

1.命局多厄的蔡文姬

蔡文姬,是晋代大国学家蔡邕的姑娘,在范晔形容下“幽闲有容”,才貌双全,初嫁于卫仲道,两人才情分外,琴瑟和谐,举案齐眉。可惜天嫉英才,自古鸳鸯蝴蝶难长情,不到一年卫仲道咳血而死。因蔡文姬没有生育,婆家指责她克夫,是丧门星。倔强的蔡文姬不顾世俗反对,毅然回到娘家。

蔡文姬与运气搏击,追求自由。但是,命局之轮的团团转犹如赌场上庄家早已设定好的翻牌赌注,不管你是不是有愈挫愈勇的饱满,在祸不单行的天数安排下已经注定你输得遍体鳞伤。

匈奴入侵,掳走物资与女人,公公丧后的蔡文姬如浮萍无所依,被匈奴掳走。“马前悬男头,马后挂女生”。从此蔡文姬先河了周折12年的异乡凄惨生活。12年间,她为左贤王诞下了五个外孙子。她一心学习匈奴韵律,为新兴创作《胡笳十八拍》奠定坚实的功底。

武圣上听闻蔡文姬在匈奴,准备派人赎回蔡文姬。蔡文姬陷入了难堪的悲苦抉择。在匈奴,她如一具行尸走肉的空壳,度日如年,更别说施展一身才情,而回中国又意味着要与五个亲生骨肉永不相见。

她究竟离开匈奴了,北方的惊蛰覆盖了她离开的马车辙,留下了一双在北风中哭嚎的幼子。她“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

回归汉后,曹孟德下令把她许给了董祀。董祀正值兴盛年华,自视甚高,此时蔡文姬已不再年轻年少,又有过五遍婚姻,所以董祀并不强调他。何人知,董祀犯下死罪,蔡文姬披发赤足进宫面朝曹孟德,救回了老公。

日后董祀看破功名,“功名利禄只作紫陌红尘”,两个人远离喧嚣,归隐深山,男耕女织,
作诗赋词,弹乐吟歌,过起了世外桃源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历经岁月蹉跎的蔡文姬下半生平淡而美满,生活清贫而神气富足。

蔡文姬与易安居士、卓文君、上官婉儿并称“北宋四大才女”。重要著作有《悲愤诗》、《胡笳十八拍》,《悲愤诗》其中一首五言是首创五言体长篇自传叙事诗的开山鼻祖。

野史上对蔡文姬的记载不多,正史见于《北魏书·列女传》。经典故事“默写古籍”、“文姬归汉”成为民间过去佳话。野史中说武皇上和蔡文姬青梅竹马纯为谣言,可信度高的是曹孟德念及蔡文姬大伯蔡邕的旧情,或是想要蔡文姬给她编制《续汉书》,才用重金赎她回中国。蔡文姬在现世的信誉首要得力于现代翻译家、医学家郭沫若,他1962年创作了历史问题相声剧《蔡文姬》轰动一时,长演不衰。郭沫若说“文姬就是自身”,正是对应的是蔡文姬抛下一双子女回归中国,与她在扶桑抛下妻儿回国抗日。

2.蔡文姬为何归汉

蔡文姬离开匈奴时五内俱焚,回来后也怀念骨肉终日郁郁寡欢。她干吗依然采纳回汉?

对于生活在社会文明的不止提升与生产力不断升级的中原人来说,中原的城池不仅仅意味着文明提升,更是内心深处对于乡土的仰慕与牵挂,正是这份与生俱来的对于家乡气息的厮守,没有人甘愿孤单地流落他乡与中国人与生俱来的视夷狄为未开化之人的异域戎人生活在一道。

“冥当寝兮不可以安,饥当食兮不可能餐,常流涕兮眦不干,薄志节兮念死难,虽苟活兮无形颜,人似兽兮食臭腥…”

这么些杂谈都可以印证,文姬对匈奴茹毛饮血的饭食生活方面丰盛不习惯。

再有一个下面是,她为此就是回归蜀汉,是因为在匈奴之邦饱受心情和格调上的深重挫伤,她的回归是五回人格尊严的自我救赎。

“边荒与华异,人俗少义理”。异域戎人性格粗旷,少礼仪辱节,匈奴对女士不是很倚重,左贤王打骂她是历来的事,性格独立,倔强好强的蔡文姬自然难以承受。

蔡文姬出生中原望族,才貌双全,是三国时期有诗词传下来的两大才女之一。她自幼在家熟读三千余卷书。相传她归汉后,在曹孟德面前默写了四百多卷书,无一字错漏。这样一位旷世绝学的奇才,在匈奴荒蛮之地被埋没,唯有回到中国,她才能重复起头做回自己。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
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
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不息。
五洲兴义师,欲共讨不祥。
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
平上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女士。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还顾邈冥冥,肝胆为烂腐。
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
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
怀才不遇几徵间,辄言弊降虏。
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
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骂。
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
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
欲死无法得,欲生无一可。
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边荒与华异,人俗少义理。
处所多霜雪,胡风春夏起。
翩翩吹我衣,肃肃入我耳。
感时念父母,哀叹无穷已。
有客从外来,闻之常欢喜。
迎问其音信,辄复非乡里。
邂逅徼时愿,骨肉来迎己。
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外甥。
天属缀人心,念别无会期。
存亡永乖隔,不忍与之辞。
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
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
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
自家一直不成人,奈何不顾思。
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
号泣手抚摩,当发复回疑。
兼有同时辈,相送告离别。
慕我独得归,哀叫声摧裂。
马为立踟蹰,车为不转辙。
观者皆嘘唏,行路亦呜咽。
去去割情恋,遄征日遐迈。
暂缓三千里,何时复交会。
念自己出腹子,胸臆为摧败。
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
城廓为丛林,庭宇生荆艾。
白骨不知什么人,纵横莫覆盖。
出门无人声,豺狼号且吠。
茕茕对孤景,怛咤糜肝肺。
登高远眺望,魂神忽飞逝。
奄若寿命尽,旁人相宽大。
为复强视息,虽生何聊赖。
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励。
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
人生几什么日期,怀忧终年岁。